佛学

正念的奇迹 一行禅师(二)

来源:网络  发布日期:2014-02-17 15:24

二、在大地上行走就是奇迹

1. 每一步都是无上惊奇

亚伦说,自从他把乔伊和苏的时间当成是自己的,他就有了「无限的时间」。但是他大概只是原则上拥有这「无限的时间」;因为只要他在帮乔伊看作业时忘了把乔伊的时间当成自己的,他就可能失去这些时间。在那些时候,亚伦可能会期望时间过得快一些,或者由于时间不是他的,而觉得自己被耽误,因此变得急躁没耐心。所以,如果亚伦真的想要有「无限的时间」,他就必须在与乔伊一起做作业时对「这是我的时间」这份认知保持警醒。但在这种时刻,一个人不可避免地会因为其它事物而分心,所以如果想时时保持觉知状态(以下我将用「正念」来指称「对当下的真实保持觉知」),就要立刻在日常生活中开始修习,而不只是在禅修时才练习。

当你在一条通往村落的小径上行走时,你就可以修习正念。走在这条四周都是绿地的泥路上,如果你练习正念,你就能真正体验这条小径,这条引你往村落去的小径。你得一直敏于觉察着:「我正走在这条通往村落的小径上。」 不管天气是晴是雨,不管路径是干是湿,你都要一直保持这个思惟,但是别只是机械式地重复它。「机械性的思考」跟「正念」是对立的。如果我们真的抱持正念走这条通往村落的小径,我们会觉得每一步都是无上的惊奇,喜悦之情将令心灵如花朵般绽放,让我们进入实相(reality)的世界。

我喜欢独自漫步在乡村小径上,道路两旁尽是稻作和野草。我在正念中踏出每一步,感知自己正走在这不可思议的大地上。在这样的时刻,存在本身就是个惊人的奇迹。一般说来,人们认为在水上或空中行走才叫「奇迹」,但是我觉得真正的奇迹并非在水上或空中行走,而是在大地上行走。

每一天,我们都身处于自己甚至都没认知到的奇迹中:蔚蓝的天空、雪白的云朵、碧绿的树叶、孩子充满好奇的黑色眼眸──那也是我们自己的双眼。

所有一切,尽是奇迹。

2. 静坐

读体律师说过,在禅坐时,一个人应该坐得笔直,生起这样的念

头︰

正身端坐,

当愿众生,

坐菩提座,

心无所著。

「菩提座」就是佛陀开悟时坐的地方。如果任何人都可以成佛,而「佛陀」指的就是所有那些已经开悟的无数的人,那么,肯定有许多佛曾经坐过我现在正坐着的这个地方。如果坐在佛陀离苦得乐而证悟的地方,并且保持着正念,那就意味着成佛了。

越南诗人阮公着在某处静坐时,就曾有此体验;他突然了解,无数年前许多人就曾坐在现在他静坐的位置,而未来也会有其它人来这儿静坐︰

今日我坐处,

过往他人亦静坐。

千年后,来者仍纷纷。

究竟谁为歌者,谁为听者?

他静坐的位置和静坐的那段时间,就成为通往永恒真实的重要桥梁。

但是忙碌而多虑的人们没时间可以悠闲地生活,没时间在绿地间的小径行走,没时间在树下静坐。他们必须准备一套又一套的计划,不断地和身边的人协商,试着解决无数危机;他们总有要事得做。他们必须处理种种困境,时时刻刻都专注于工作,分分秒秒保持警醒且一切就绪,好掌握状况,随机应变。

你可能会问︰「那我们要怎么修习正念?」

我的答案是︰时时刻刻都专注于工作,分分秒秒保持警醒且一切就绪,掌握各种可能会发生的状况,随机应变──这就是正念。 没有理由把正念与「专注于手边的工作,保持灵敏且做出最佳判断」画分开来。在协商、解决和处理各种状况时,若要获得好结果,冷静的心和自我控制绝对是必要的。

任何人都知道,如果我们没能好好控制自己,而让急躁或愤怒干扰我们,我们的工作就不再有任何价值了。

正念是个奇迹,藉由它,我们得以主宰自己、重建自我。

举个例子︰一位魔术师把身体切成许多块,并把它们放在不同的地方──手掌放南方,手臂放东方,腿放在北方,然而借着某种魔力,他大声一喝,身体各部分就重组归位了。正念就像这个魔术,是一个奇迹,能在一瞬间召回涣散的心思,并恢复重组成一整体,如此,我们就能过好生命中的每一分钟。

3. 控制呼吸

因此,正念既是方法、也是目的,既是因、也是果。当我们为了达致专注而练习正念,正念是因;但正念本身就是觉知的生命︰正念存在意味着生命存在,因此正念也是果。正念让我们不再漫不经心、神思游移,使人得以充份地过好每一分钟。正念让我们能真正地活着。

呼吸能自然且极为有效地防止心思涣散,因此你该知道怎么用呼吸来维持正念。呼吸是连结生命与意识的桥梁,能统合你的身体和思绪。不论何时,只要你心思游离不定,都可以拿呼吸当工具,重新掌握你的心。

轻轻地深吸一口气,且觉知你正在深吸一口气的事实。

现在,吐出肺中所有的气,整个呼气的过程要保持觉照。《正念经》教导我们用下面的方式控制呼吸︰ 吸气时,觉知你在呼气;呼气时,觉知你在呼气。 深深地吸进一口气时,你知道,「我正深深地吸进一口气」。

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时,你知道,「我正深深地呼出一口气」。

浅浅地吸进一口气时,你知道,「我正浅浅地吸进一口气」。

浅浅地呼出一口气时,你知道,「我正浅浅地呼出一口气」。

「吸气,了了分明地觉知整个身体,」你就这样训练自己。

「呼气,了了分明地觉知整个身体,」你就这样训练自己。

「吸气,让整个身体平静下来,」你就这样训练自己。

「呼气,让整个身体平静下来,」你就这样训练自己。

在寺院中,人人都学着以呼吸为工具,来克服心思涣散并且藉此增强专注力(定力)。定力能助人开悟,而这种力量正是修习正念而来。所以当一个人能控制自己的呼吸时,他就已经开悟了。为了维持长时间的正念,我们必须不间断地观照自己的呼吸。

这儿正值秋天,金色的叶子逐一飘落,真是美极了。在林间散步个十分钟,观照呼吸并维持正念,就觉得神清气爽、焕然一新。 如此,我可以真正地跟每一片叶子交流。当然,独自走在乡间小径上比较容易保持正念。假如你身边有个朋友,他不忙着叽叽喳喳而是也注意自己的呼吸,那么你就能毫无困难地继续维持正念。但是要是你身边的朋友唠唠叨叨,你要维持正念就没那么简单了。

如果你心中想着:「希望这家伙闭上嘴,这样我才可以专心。」这时你就已经失去了正念。

但如果你想的是:「要是他想谈天,我会回答,但是我会继续保持正念,觉知我们正一起在小径上行走的事实、觉知着我们所说的话,这样我还是能继续注意我的呼吸。」

如果你能有这样的念头,你就能继续保持正念。这种情况比你独处时要难修习;但是如果你能继续修习,你就能发展出维持更深的专注力的能力。有句越南民谣这么唱︰「最难莫过于在家修道,其次是在人群中,再来是在寺塔里。」只有在繁忙嘈杂且费神费力的情况下,修习正念才真的会是一种考验!

4. 数息和随息

在最近为非越南人开的禅修课上,我会建议各种我自己用过的方法,这些方法都相当简单。我建议初学者一种「随息(随顺呼吸)」的方法。

学生背贴着地板躺着,然后我请所有上课的同修围过来,好给他们解说一些简单的要点︰

一、虽然吸气和呼气都靠肺运作,而且范围都在胸腔内,但胃在此也扮演一角。肺充气时,胃会鼓起。刚开始呼吸时,胃会开始向上鼓出来;但是呼气进行到三分之二时,胃又会开始瘪下去。

二、为什么呢?胸腔和胃部之间有一层肌肉膜,也就是横隔膜。当你正确地呼吸时,空气会先充满肺的下半部;空气充满肺的上半部前,横隔膜就会往下推到胃,使得胃向上鼓起。当肺的上半部也充满空气的时候,胸腔会往外扩张,使得胃又瘪下去。

三、这就是为什么古人说,呼吸是始于肚脐而终于鼻尖。

对初学者来说,躺下来练习呼吸非常有用。重要的是要防止努力太过:太过努力对肺很危险,特别是肺已经因为多年不正确的呼吸而变得很虚弱。开始练习时,修行者应该背枕着薄垫子或毯子躺下,双臂轻松地放在身侧,不要垫枕头。专注于你的呼气上,看看它有多长,心中默数:一、二、三……,缓慢地测量它。这样,数次之后,你就能知道自己的呼吸「长度」;或许是五。 现在,试着延长呼气的长度,多数一或两个数,让呼吸长度变为六或七。接下来开始一边呼气、一边从一数到五。数到五时,不要像以前一样立刻吸气,试着让呼气延长到六或七。

这个方法能够清空你肺部的气体。呼气结束时,停顿一会,让你的肺自发地吸入新鲜的空气。让肺自己不需要费力下能吸入多少空气就吸入多少空气。 吸气通常要比呼气来得「短些」。默默保持稳定的计数,测量吸气和呼气的长度。像这样练习数个星期,躺下时永远对你的吸气和呼气保持觉知。(如果你的钟滴答声很大的话,就可以用它来帮助自己测量吸气和呼气的长度。) 继续在你行走、坐下、站立时测量你的呼吸,尤其是在户外时。行走时,你可以用脚步来测量呼吸。大约一个月后,你吸气和呼气的长度就会差不多了,然后渐渐平衡,最后变得完全相同。如果你呼气的长度是六,你吸气的长度也会是六。 如果练习时你觉得累了,就立刻停止。但即使你一点也不觉得累,也不要太长时间地练习这种长且平均的呼吸,一次练习个十或二十回呼吸就够了。

当你开始觉得有点疲累,就回复一般的呼吸状态。「疲累」是身体的一种出色机制,是最好的警示,会告诉我们是该休息还是该继续。

为了测量呼吸的长度,你可以用默数的,或者用你喜欢的具有韵律的词组。(假如你呼吸的长度是六,你可以用六个字来代替数数:「此、刻、我、心、平、和。」如果长度是七,你可以用「我、走、在、新、绿、地、球。」佛教徒可以说:「我、皈、依、于、佛、陀。」基督教徒可以说「我、们、天、上、的、父。」当你行走时,每一步都要跟每个字相对应。)

5. 安静地呼吸

你的呼吸该是轻柔的、平稳的、顺畅的,像潺潺流过沙地的小溪一般。

你的呼吸应该非常安静,静得连坐在你身边的人也听不见。

你的呼吸该优雅地流动,像条河流,像水蛇游走水中,而不是像畸岖不平的山脉或马儿的飞奔疾驰。

统御自己的呼吸,就是控制自己的身心。每次我们发现自己再度心思涣散、或用尽方法也实在难以控制自己时,都该运用「观呼吸」这方法。

当你坐禅时,开始观照你的呼吸。首先,像你平常那样呼吸,然后渐渐缓和下来,直到呼吸变得安静平稳,每次呼吸都很长。从你坐下到呼吸变得深细无声的期间,要一直对发生在你身上的一切保持觉知。就像《正念经》上说的:

吸气时,觉知你在呼气;呼气时,觉知你在呼气。

深深地吸进一口气时,你知道,「我正深深地吸进一口气」。

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时,你知道,「我正深深地呼出一口气」。

浅浅地吸进一口气时,你知道,「我正浅浅地吸进一口气」。

浅浅地呼出一口气时,你知道,「我正浅浅地呼出一口气」。

「吸气,了了分明地觉知整个身体,」你就这样训练自己。

「呼气,了了分明地觉知整个身体,」你就这样训练自己。

「吸气,让整个身体平静下来,」你就这样训练自己。

「呼气,让整个身体平静下来,」你就这样训练自己。

大约十到二十分钟后,你的思绪将会沉淀下来,像一池平静无波的湖水。

6. 数息

让呼吸宁静且平稳下来的方法,可称为「随息(随顺呼吸)」。如果这方式一开始看起来很难,你可以改用数息(数呼吸)的方式。 当你吸气时,心里默数一,呼气时,也数一。再吸一口气,数二,呼出第二口气时,也数二。这样一直数到十,然后再从一开始数起。这种数法就像一条绳子,能把正念拴稳在你的呼吸上。要想持续觉知呼吸,这个练习就是起点。 要注意的是,没有正念的话,你很快就会忘了继续默数。如果忘了数到哪儿,就要回到「一」重新开始数,直到你能保持正确地数算。一旦你能真正专注地数数,你就有资格丢弃数呼吸的方式,只全神贯注在呼吸这件事上。

在你烦乱不安或心思涣散的时刻,若你觉得很难修习正念,就回到你的呼吸上──掌握呼吸本身就是正念。

呼吸是掌握自己意识的绝妙方法。就像有个教团在它的教规中说的:「人不该在心思散乱或周遭环境中迷失了自己。学着练习呼吸,就是为了再度主控身心,为了修习正念,也为了发展专注力(定力)和智慧。」

7. 一举一动都是一个仪式

让我们想象一下:有座高耸的墙,从这座墙的顶端看去是一望无边。但是却没有什么工具可以让人爬上墙顶,只有一条从顶端往墙壁两边垂下的细线。聪明的人会在细线的一端绑条较粗的绳子,然后走到墙的另一边,把细线拉下来,绳子就会被牵引到墙的这一边来。接着再把绳子的末端绑上牢固的粗绳索,然后将绳索拽到墙对面。当这根粗绳垂到对面墙根并且被固定住时,就可以很轻松地爬上墙了。

我们的呼吸就像那条细线。然而,一旦我们知道怎么运用它,它就会成为帮助我们克服那些看来无望的情况的绝佳工具。呼吸是连接身体和心灵的桥梁,能协调身心,使身心得以合一。呼吸跟身心状况是相呼应的,它能统合身心,既能启发身心两者,又能带来安宁与平和。

许多人和书都曾讨论过正确呼吸的无尽好处。他们说,知道怎么呼吸,就知道怎么增进无穷的活力:呼吸使肺强健,强化血液,更让身体每个器官都像重新活过来一样。他们还说,正确的呼吸比食物还重要。这些说法都很有道理。

多年前,我病得很重。在吃了几年药并忍受疗程后,我病情并没改善。最后,我回过头来用「呼吸法」,藉由这个方法,我把自己给治好了。

呼吸是一种工具。呼吸本身就是正念。尽管把呼吸当作工具来运用能让我们受益无穷,但我们不该把这些益处当成是学习呼吸的目的。这些益处不过是修习正念所带来的副产品罢了。

在我为非越南人开的禅修班上,有许多年轻人。我告诉他们,如果每天能禅修一个小时当然很好,但那其实根本不够。你得在走路站立、躺下、坐着和工作时,乃至于洗手、洗碗、拖地、喝茶和朋友聊天时,都练习禅修。

不管你在做什么,你都得练习禅修:「洗碗时,你可能想着等会儿要喝茶,因此想尽快把碗洗完,好坐下来喝杯茶。但是那意味着你在洗碗时根本没有活在当下。当你洗碗时,洗碗就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事。当你喝茶时,喝茶就是你最重要的事。当你如厕时,如厕就是你最重要的事。」

就像这样。劈柴是禅。担水是禅。

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都要保持正念,而不是只有在你禅修、读经或祈祷的一个小时内如此。做什么事都要秉持正念。

一举一动都是一个仪式,一个典礼。

将茶杯举到唇边是一个仪式。「仪式」这个字眼似乎太沉重了?我用这个词是为了震醒你,让你理解「觉照」这件生死大事。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