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

《八万四千问》精彩文摘

来源:显密言教  发布日期:2019-07-17 22:38

《八万四千问》是宗萨仁波切四年来首部作品。本文摘录了其中部分精彩文摘。——编者按

《八万四千问》精彩文摘

文章内容摘自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新书《八万四千问》,“八万四千”只是一个象征性的表述,世间真正的烦恼、情绪、疾病以及内在的痛苦要比这个数字多得多。面对如此不完美的世界,宗萨仁波切用这本书为大家一一解答。

【没有一个真正存在的、究竟的因和缘】

不论你是否相信,完全彻底地理解因、缘和果就是理解空性。因为当你完全理解了因缘,就会认识到没有独立的、万能的、初始的因。

把三四根木棍立在一起,顶上放块木板,这时如果再在木板上放只杯子,突然间那东西就成了桌子。如果你坐在上面,它就成了椅子,而桌子突然不复存在,正像它突然出现一般。

所以桌子或者椅子都是暂时性组合在一起的,然而, 除了这样暂时而转瞬即逝的聚合物之外,没有一个初始的桌子或椅子。

那些相信万能力量的人相信一切都依赖其他人控制, 而不在自己掌握;而那些只相信物质主义的人相信一切都在自己掌控之中。这两种误解都会导致痛苦。

然而因缘不是很容易搞懂,所以人们总是不情愿去深层次地理解因缘。因为当你越来越深入接近因和缘的真相,就会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一个明显的事实——没有一个真正存在的、究竟的因和缘。这样的认知使我们更加接近佛教空性的概念。

我推荐大家看一部叫做《罗生门》的日本电影,是黑泽明导演的作品,从不同人的视角讲述同一个故事。因为有不同的因和缘,所以没有一个故事是完全真实的。基本上这就是我们的情况。由此可以说明,缘起和空性是同义词。

【在佛教里,关于因和缘的观察比当代科学更加深入、更加内在】

有一点我们必须知道,当你说“被科学证明”,你总是在说一件有心智参与的事。当你说我们在证明,是有人在向另外的人的心智证明。无论我们研究的是什么, 证明或者不证明总是发生在心智的范围内。所以,到头来, 是你的心在决定什么是正确的或者不正确的。对于我来讲,宗教和科学同样是迷信。

科学的定义是:“围绕通过观察和实验来进行的关于物理世界和自然世界的结构与行为的系统研究,而进行的智力上的和实用性的活动。”如果是这样的话,佛教徒会非常肯定地说,佛教正是科学——两千五百年以前被教授的,通过对现象的系统研究、实验和观察而进行的科学。

重要的是,人们要知道,大约在爱因斯坦发现时空是相对的之前两千五百年,佛陀已经告诉我们,时空是相对的。在科学世界对万能的造物主提出批评之前两千五百年,佛陀已经告诉我们,没有造物主上帝的存在。

佛教徒相信事物从不随机出现,而是总有着各自的因缘,这也肯定就是所谓当代科学世界的核心方法。我只是想说,在佛教里,关于因和缘的观察比当代科学更加深入、更加内在,因为和当代科学家不同的是,佛教徒的主要兴趣不在对外部现象的强调上。

【为什么有时学佛者的“自我”表现得更加严重?】

这是最常见的问题之一。这意味着佛法只是进入了他们的头脑,而没有进入心灵。佛法成了自我的另一个工具。有时用坏了很多念珠、压坏了很多坐垫的人看上去像是很好的行者,但这只是外表。他们或许曾经把自己关进一间房里,装作在修行,却没有真的修行。这是很常见的。

我的老师们告诉我,精通佛法和修行好的人有两种外相表现。精通佛法最好的表现就是变得谦逊,修行好最好的表现是没什么烦恼—— 不会激动或愤怒。如果你没有这两种表现,那么你就没有学好也没有修好。

【出离心帮助我们更加珍视自己所拥有的一切】

不必在意那些不能想到出离的人。按理说我是教授出离心的人,但即便是我自己,也会忘记每一刻我都在老去,每一刻我都距离死亡更近。我的健康像是草上的露珠,取决于非常多的条件,而其中很多条件都不在我的掌控之中。

许多人很难认识到轮回是苦,因为我们对于生活的投影总是透过希望的镜头来完成的。举个例子,即便我们正在遭受实实在在的痛苦,我们依然相信事情会得到改善。然而有多少次,当我们解决了旧的问题,新的问题又出现了?但我们仍然怀有强烈的幻想,认为有一天我们可以在一个没有问题的地方安顿下来。

所以出离心对每个人来说都很难。但是,如果我们拥有出离心,事实上它会让我们的生活更加丰富,帮助我们更加珍视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家庭、朋友、财富, 乃至小小的一杯茶。这是因为,一个有无常观的人每次品茶,都好像是品人生的最后一杯茶,因而会倍加珍惜。

【十二缘起让我们从根本原因上处理我们所经历的痛苦与问题】

十二缘起(梵文叫 nidhanas),是非常重要同时也非常复杂的教授。它深奥而精妙地展示了因果是如何运转的——一个因如何产生果,然后这个果又如何变成另一个果的因。因果循环的持续就是我们所说的轮回, 而因果循环的终止则叫做涅盘。

所以十二缘起提供了非常重要的图解,让我们从根本原因上来着手处理我们所经历的痛苦与问题。简单地表述,当我们看到某个物体,比如说一个橘子,首先我们把橘子看成一个整体,而不是果皮、果汁、果肉、果 核等组成部分。并且,我们把橘子看成是一个独立的存在, 而不是依存于橘子树、阳光、土壤、采摘者等一系列因缘的存在。在我们的经验中,橘子好像是永恒的实体, 而不是一个会腐败发霉,或者会和唾液混合在一起被消化掉,然后变成大小便排出体外的暂时存在的现象。所以,基本上你对于那个叫做橘子的现象有着错误的概念, 而那就是产生轮回痛苦的核心错觉。

这一误解导致了十二缘起中的下一支——行支。一旦你有了“橘子是整体的、独立的和永恒的存在”这种错觉,下一支缘起就会生起。那个错觉让你产生诸如渴求橘子、希望得到橘子、害怕得不到橘子等情绪,以及尝试得到橘子的行为。所有这些把你带向橘子的生,橘子的生转而把你带向橘子的死。

当然,这只是表达甚深十二缘起的一种简要而概括的方式。

所以,切断因果之链的策略是,首先分析,失去或者得不到橘子的痛苦从哪里来——来自想要得到橘子的渴望与行为。随着更加深入地分析,我们认识到,这种渴望本身始于一种错觉,即把某种事物看成一个叫做橘子的存在,所以我们尝试着手解决这个错觉。

【物质主义的游戏永远无法真正地根除不安全感】

很多人相信,如果有很多钱,或者有个好丈夫, 或者晋升为高官,你就会幸福。但事实并不总是这样。很多有钱人没有时间欣赏金盏花美丽的黄颜色;一个好丈夫可能有勃起障碍;一个有权有势的高官可能有具“壁橱里的骷髅”,日后将会回来缠扰他。

所以,他们必须认识到,物质主义的游戏永远无法真正地根除不安全感。这可能有点难以理解,因为不知为何我们有种盲目的概念——有钱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表面上看,这或许暂时看上去是真的,但是如果你太过屈从于物质的诱惑,意味着你的信心是建立在不确定的、随时可能变化的事物之上。

我的一个学生曾就读于一所高雅的英国学校。她很漂亮,很多男孩儿喜欢她,努力想引起她的注意。一次她来看我,有位家境富裕的仁波切的儿子彻头彻尾地爱上了她。他开着华丽而俗气的车,舞动着路易威登的包, 把劳力士表换成了百达翡丽,非常努力地通过这些来向她献殷勤。但是这些恰恰和她喜欢的相反,因而让她畏缩不前。她宁愿和会读莎士比亚的书、会听瓦格纳的歌剧, 并且能够讨论生活中错综复杂的事情的人约会。这清晰地表明,如果你变得太物质主义,你就总会有种自卑感。

【生活中我们所谓的“幸福”真的是非常不完美的】

生活中所有的事情在一定程度上都是幸福,甚至挤青春痘也包括在内,只是一旦做过了头,就变成了痛苦。长青春痘不是好事,但是挤一挤能带给你某种快乐和满足感。在这个例子中,没有人会因为挤青春痘可以体验那种快乐而喜欢长青春痘。

与此同时,简单地说,我们所认为和谈论的所谓“幸福”,永远是部分的痛苦。首先我们需要问, 如果所有情绪都是苦,那么生活中真正的幸福是什么?我们生活中通常所说的幸福,实际上是非常令人困惑的。这有点儿像是挤青春痘带来的满足,快乐只依赖于短暂的痛苦的解除,一旦挤完,痛苦就会回来。

这也有点儿像是婚姻,本应对解除孤独有所助益, 却也带来痛苦。或者,如果在你面前有很好的食物,例如精致的意大利面条,美味可口,但甚至在吃的时候,你就开始担心多余的碳水化合物,然后关于血压、胃、六块腹肌、失去英俊外表等等一大堆忧虑就突然出现了。

所以生活中我们所谓的“幸福”真的是非常不完美的, 并且很快就会发展为痛苦。然而,即使在这个不完美的轮回中,一个人还是可以通过生起满足感而试着拼凑一点点幸福。当你满足的时候,几乎不会感到厌倦。只有当你太过贪心的时候,才几乎不可能感到兴奋。

【被认为是所谓“命运”的一切事物,都是我们通过自己的无明制造的】

命运是一个难以把握的词。如果把命运和因缘诠释成同样的意思,那么当然,佛教相信命运。但是在英文的普 遍使用中,“命运”这个词似乎有“超越个人控制”以及 “被一种超越人掌控的力量所事先决定”的含义。既是如此,命运当然就和因缘不同,也就不符合佛教的理解。

佛教的见地是这样的:好比扑克游戏,开始时你总是有机会选择不发牌或者不玩牌;然而一旦牌发了,也开始玩了,你就得遵守游戏规则。

另一个例子是,你总是可以选择不去煮蛋,即使开始煮了,你也还是有机会选择不去煮完。但是一旦蛋已经百分之九十九煮好了,就很难让它只煮到百分之五十,因为你已经创造并调动了将会产生结果的某些因、缘和行为。

所以佛教徒不会同意,是某个人或某种超自然的因设计了命运,并且在很早以前就事先确定了结果。事实上,你有能力去拥有你想要的那种命运,取决于你自己。所以可以说,因缘既是自由意志又是命运,但是在这里, 命运应该理解为某些我们以前创造的因缘的结果,而不是被我们控制之外的力量所提前决定的。

无明的持续的习性看上去无处不在,感觉几乎像是命运,但事实上并不是。我们感觉那是命运,只因我们拥有某些习性已经很长时间。事实上,被认为是所谓“命运”的一切事物,都是我们通过自己的无明制造的。然后我们忘记自己创造了它,很久以后,我们认为它是不知怎么就随意发生的“命运”,对此我们不会受到责备, 也不需要担负责任。

【皈依佛基本上是意味着接受真实的自己】

什么是现实?我们在这个物质世界里拥有的——观念、财产、朋友、家庭、关系,这些是现实吗?这些是永恒的吗?这些是确定的吗?从佛法的角度,它们不是。它们永远都在变化,而变化是不可避免的。

虽然我们都向往并朝着某种恒常、确定的幸福努力, 但那终究不会发生。它还没有在任何人身上发生过。在人类历史上,没有哪个人永远幸福生活着的记录。那只存在于电影里。可是我们不断认为永恒的幸福是存在的。还有比这严重的幻觉吗?这是一个绝对的幻觉。

所以,当我们皈依佛时,我们正在从这一幻觉中逃离。我们得从承认自己有某些被政府、家庭和文化强加的特定的幻觉与衡量标准开始。特别是在这个物质主义的年代,我们以拥有多少来衡量自己、来被衡量,完全忘了自己真正是谁。结果是我们变得如此无聊、老套,所有的人都穿一样的衣服,每个人都有同样的虚幻的目标。

相比之下,皈依佛基本上是意味着接受真实的自己, 并把我们的本性看作佛。这样做有许多好处,其中之一就是,试想这会从多大程度上把你从各种各样没有必要的假设、希望和恐惧中解放出来,诸如希望被某个派对、晚宴或俱乐部接纳,或者害怕不被接纳。

我不知道你们之中是否有人曾经在上海或北京的街道上徘徊,哪怕只有一次,只是做你自己,不被你拥有多少、和谁交往、有什么样的朋友衡量,而只是作为一个简单的人。或许你应该那样尝试一次,即使只是偶尔几个小时。也许你会看到很多漂亮的事物,因为直到现在,我们看到的、听到的都是被希望和恐惧过滤过了的。甚至梳头或者不梳头也是因为希望和恐惧才做的。

所有因为这样的衡量而导致的压抑给我们带来非常大的压力。压力太大,无论多少 SPA 和按摩都没用。人们甚至都不性感也不优雅,因为他们如此傲慢、僵硬, 一点儿也不放松。不知道自己漂亮的女孩子是最漂亮的。从那些持续紧张、担心自己在公众面前的形象的大牌模特儿或影星身上,我们看不到任何魅力和雅致。事实上, 看着她们的时候,我们自己甚至也会紧张起来。

皈依法意味着接受真理。每个人都想要健康、富有和幸福。如果接受“无论怎么努力我们都一定会生病、死去、并把所有财富留在身后”这个真理,我们就不会因为想要储蓄和积累越来越多的财富而变得这么紧张。如果接受“我们是绝对孤独的”这一真理,我们就不会参加这么多的社交活动,因为那没有意义。当你和一整桌的人交流时,每个人却都是个体。没有人知道坐在旁边的人在想什么、忙什么或者隐藏什么。

在一个像波音那样的大公司里做CEO的人,或许从不会想到死亡可能在任何时候来临,或者自己最爱的孩子头部可能正在长脑瘤。他们不会想到,自己可能会出车祸,然后余生都会坐在轮椅里,错过朋友们举行的所有聚会。

但当一件好的事情发生时,像中了彩票、和好友相遇、生意上的成功等,我们也从未真正知道如何去珍视它。我们会立刻生起贪心,想着如何才能更好,如何投资以得到更多,如何掠夺更多,或者如何诱惑某个朋友。

做一个精神性的人意味着能够面对真理,并且屈服于真理,不论处境是好是坏。当好的事情发生时,珍视它; 当坏的事情发生时,不要无法自拔或太过慌乱、歇斯底里。这是皈依佛、法和僧本质上的含义。

【为什么目前在大城市里,有很多才华横溢相貌美丽的女性找不到结婚的对象?】

这和关系本身无关,却反映出社会和轮回存在里的一种根本性的变化。在过去,女性被留在知识的黑夜里, 被拴住、被约束、被关在家里。现在的女性受教育程度越来越高,变得越来越睿智,并且她们想要独立。

独立的见地和态度在她们的心智里,甚至反映在她们使用的香波里。所以当她们映射出独立的色彩、光芒与光辉的时候,把男人们吓走的概率就高了很多。

但这个问题也说明了为什么关系在本质上是有缺陷的,这源自很多综合的因素。首先,试图在一个不完美的世界里寻找完美是有挑战的。其次,在追求独立的同时寻找一位终生伴侣,这有点儿矛盾。也有其他许多因素, 看上去微小,却会产生很大的影响,因为当代世界的一切就是被设计成让我们彼此疏离。

这些因素包括地点和时间的变化。例如,婚姻制度的意义与价值,在荒漠或者游牧民族的文化里,和在上海或北京有很大的不同。并且,正如我前面提到的,仅在过去的几百年中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我们读五百年前描写一对拥有完美关系的夫妻的小说,我们听浪漫的老歌,或者读儒家的名言,例如关于婚姻价值的名言。但我们身处 2015 年,电视有这么多可选的频道,这很自然地使丈夫和妻子疏离,因为他们各有自己爱看的节目。

事实上,当代世界的一切,包括所有消费品,都只是在促使我们拥有属于各自的东西,包括各自的车子。婚礼策划师们帮助人们结婚,然而就在同一个公司里, 可能有其他人的工作是帮人离婚,因为离婚也是个好生意。当人们离了婚,他们会购买更多东西,因为他们分开居住。

所以,或许是该重新定义婚姻的时候了。永远幸福地生活着,就像五百年前在中国、印度或者其他地方的模范婚姻那样,这种事情将不会再发生了。或许如今我们需要像单身广告、约会服务或者相亲网站之类的东西来推广这样的概念:“一位英俊的男人在寻找一位漂亮的女孩作为一个叫做婚姻的公司的共同股东。”你感到孤单和无聊,所以想要一个伴侣;而你也是自私的,所以想要独立。

你也应当思考一下,自己想要从婚姻中得到的是什么。你要一个孩子吗?婚姻是生产孩子的制造业吗?如果那是你的目标,既然如此,那你的丈夫是否听《第九交响曲》就不那么重要了。

并且你应当问自己,这个男人是否会给你很多自由和空间,是否你也会给他自由和空间。我们很快会说我们会给对方空间,但多半我们不会。

我们也应当不要太执着于和一个伴侣永远幸福地在一起。对这个理想愿望的执着经常会造成很多痛苦。

【请不要犹豫给我写情书】

有人告诉我,我有很多疯狂的追随者。我把这当成一种恭维,因为如果一家医院里住满了病人,那一定说明这家医院还不错。如果我真的努力践行纯正的菩萨道, 我会说,我的女性追随者还不够多,我希望有更多。

普通的情感和吸引可以是障碍,也可以是机会。作为人,最不可预料的事件既可以引发消极的情绪,也可以引发积极的情绪,我们生活中的所有事件都可以导致其他很多事件——有的有害,其他的有益。最初受到吸引的感觉就像是那样。

所以开始时,一个女学生被我吸引,可能并不是因为精神性的原因,而是因为我是个异性,或者因为业的联系。但一种那样开始的联系也可以引向更加有意义的事。

通常我们认为,安详的佛陀吸引我们走向精神的旅程。但是有时吸引力来自反面,我们可能会被某些人世俗的特点而非精神的品质所吸引。然而,这种开端可以把我们引向意义深远而重大的某个地方。

通常来说,情绪是二元分别的心识的产物,这当然是修行路上的障碍。虽说如此,但一个人走上修行之道, 总是由于他或者她被某些事物所吸引,这种吸引力也是一种情绪。

我还希望指出,吸引也来自我的这一边。我不想宣称自己是一个很酷的、从来不被吸引的人——我也会被吸引!我只是希望并祈祷,我的吸引、喜爱或者迷恋能够把我和其他人引向某些值得我们追寻的事。

在佛教徒笔下,释迦牟尼佛的形象是安详的、温和的、庄严的、金色的,通常佛经里也是这样描绘的。这种安详、庄严、简单、谦逊的出家人形象会吸引我们,并启迪我们走向精神之旅的灵感,所以佛陀才那样示现,以使得我们去追随他。

如果佛陀所示现的形象是染着粉色的朋客发型,戴着鼻环、唇环,满身纹身,那我们之中有多少人会追随他呢?好吧,追随者绝不会是传统的佛教徒,确实我们 中的大多数人认为那样是有罪过的。而在地球上追随Lady Gaga的人大概比追随佛陀的人多,这是个广为人知的事实。我们无法选择退出,我们不能说佛陀不会那样示现。佛陀必须为了满足不同的需要而示现。

所以情感是种障碍,但或许正是情感把你带去听闻佛法的教授。我的结论是,如果一位女性追随者带着某种人类的情感前来,比如希求一种关系的情感,那么我发愿不要害怕这种情感,不去拒绝她,虽然那真的很可怕。

即便只有一位女性怀着希求一种关系的情感而来, 那也是很大的负担,如果是几百个,就太多了。但是, 我祈祷我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而不拒绝。我祈祷我能善用这种情感,并将之转向正道。所以请不要犹豫给我写情书,顺便说一句,即使是男孩子也欢迎。

【恋爱时, “自我”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

自我总是扮演最邪恶、最聪明、最有欺骗性、最强大、最有破坏性的角色,但就爱情和关系而言,自我在它自己的游戏中是最成功的,因为所有人都上了它的当。区别大便和金子是很容易的,即便它们都是黄色的,你会知道该避免什么、该得到什么。但区别铜和金是难的, 因为两者都是闪亮的,第一眼看上去它们很类似。

爱情就有点儿像是那样。在普通的爱情里,看上去有很多的给予、理解、耐心、宽容和空间的营造。当你爱上一个特定的人,你甚至不会注意他吃饭时咀嚼的声音,那种声音平时可能让你厌烦得要死。恋爱很有欺骗性, 因为它看上去一点儿也不自私,你甚至可以非常慷慨。当自我穿上爱情的铠甲,这一切让它变得如此聪明。

习性在爱情和关系中扮演着一个重要的角色。当然, 我们之前讨论过的孤独,在自我的游戏——也就是爱情中,完全是个容易上当受骗的傻子。

但是说了这么多,我并不是想要拆散人和人之间真诚的纽带,在男孩和女孩之间、女孩和女孩之间、男孩和男孩之间、丈夫和妻子之间、母亲和孩子之间。

乍看上去,父母与孩子之间的爱,或许是普通的爱当中最不自私的形式。但这也是值得分析的,因为很多时候, 孩子是我们的财产和玩具,这是非常自私的。这就是为什么,从本质上来说,父母和孩子的关系是复杂的。家庭给 予孩子很多,但是没有人喜欢被当成财产一样地对待。孩子们的天线总是会微妙地捕捉到父母无意识发出的信号。

所以这很复杂,表现得慷慨、大方和不自私给我们带来如此多的利益,以至于我们通常害怕公开表达我们的自私。假如我向我所爱的女孩子表白——“我爱你, 因为你拥有很多我想要的或者想用的东西,并且我也愿意给你你想要的,希望作为回报,你也能给我这个或者那个。”如果你对一个人这样说,他或她一定会很生气。但如果我们真的做到了这一点,那你会拥有一段真正好的关系。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