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

当前位置:传统文化>佛学>妙法宝库>因明>正文

为何承许佛陀是量士夫

来源:2012喇荣佛教大学因明系辩论赛入选稿  发布日期:2014-09-15 00:55

一、什么是量士夫

“量”是梵语的意译,标准、规格之义,狭义上是指认识事物的标准、依据,广义上是指认识作用之形式、过程、结果及判断认识真伪的标准。比如,用标尺丈量土地面积,标尺为能量,土地为所量,面积为量果。标准不一,所衡量的结果就会有所不同。在认识范畴中,将量知对象加以认识论证泛称为量,这就叫量学。只有对量的法相准确认定,才能熟知量、运用量。量是标准,不同现境中有现量和比量(逻辑推理),现量又分自证现量、瑜伽现量、根现量、意现量四种。

“正量”即世间人所谓的颠扑不破、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在因明中,则是指远离了不遍、过遍、相违等一切过失,是认知、判断事物的标准、依据,因此,“正量”即是指所谓的无欺之识,排除了一切不知、颠倒认知及模棱两可、三心二意的认知,而得到正确无误的认知,这就是无欺识的定义。祁顺来在《藏传因明学通论》中说:“排除一切错觉、邪知和未获得量识以前主观想象的伺察识。”所谓的“无欺”也有对境不欺、作者不欺、方式不欺三种,同样,依照识所判断的是或非,实际上也符合事实。虽然根、称、外境、自然规律等也具有无欺性,但这一切的无欺,是由谁来认定的?必然是识!没有识的加入,我们怎么知道五根所取的对境正确、称的平衡正确以及水向下流、太阳东升西落的规律呢?故缘取所取舍的事物主要是识。而且,如果所取相或识的那一行相不同点存在,证知“外境如此如此”不同的这种情况才得以存在。离开识的判定,眼耳鼻舌身只能起到认知、取著对境的增上缘的作用,而真正起到现量、比量作用的决定是识,所以识安立为正量合情合理。

“士”:“通古今、辩然不,谓之士”(出自《白虎通爵》); “士夫”即士大夫,旧时指官吏或有声望、地位的知识分子;“量士夫”是能持有并宣说真理之士。

二、明确量士夫的标准

顺世外道、密行派、伺察派等有些外道,首先定出量的法相:量是对人体内的虫子、树叶的数量等一切隐秘义了知的心,然后驳斥佛陀非量,理由有二:一是找不到根据;二是无成就之因——谁也不清楚修持的方法,没有人对这样的方便殷重修,就不可能成就这样的量。

我们认为,量士夫的标准应该是能了达解除轮回痛苦的方法。有一定慧根的人,被轮回痛苦所折磨而希求止息痛苦的方便,但他害怕被邪知识误导,故很小心地寻找真正了解解脱正道的大师,就像为病所逼的的患者急切地寻找名医一般,这样的智者就是要观察对方是否具有了知、堪当他所求或所修方法的智慧。

其实,轮回中的一切众生,其身、口、意的所有造作,直接间接、有意无意都是为了离开痛苦、获得快乐。所以在此种意义上,能通达四谛法门而彻底了知主要义,即通达所取灭谛、所舍性质苦谛、现前所取的方法要依靠道谛的法理、舍弃所舍苦谛的方法要断除集谛的法理,并宣说取舍及其方法者,我们就承许他为量士夫。既然能知道四谛法等深细之法,更何况其余粗浅之法?由此可以推知这位量士夫知道一切义,如佛陀能宣说地狱、饿鬼的寿命、形貌、因缘及更加隐蔽的万法实相等等。佛陀完全知道虫、树等隐蔽事,但诸如此类者对希求从轮回解脱者并非亟须,犹如一个人已中剧毒之箭,应该刻不容缓地找医生拔箭,根本来不及对来箭方向、箭的长短、组成元素等进行观察、研究,故无必要运用“了知隐蔽事”作为因。就算佛陀一五一十地宣说其事,谁又能记在心里?

现在有些人也说,如果佛陀是遍知,为什么不宣说如何制造宇宙飞船、电脑、卫星等等?他应该告诉我们才对呀。对此进行回答:第一,包括未来在内的一切毕竟空,随缘起而显现,故一般无必要授记;第二,宣说过多的未来之事对于解脱轮回众生的痛苦无有帮助;第三,佛陀在经典中对今天的世界也有明显的授记(如弥勒佛的出世等)和许多隐蔽的授记,莲花生大师也曾经预言了今天的四轮车(汽车)和铁鸟(飞机)等,只是咱们孤陋寡闻而已。

三、谁符合量士夫的标准

(一)佛陀符合量士夫的标准。正量就是根据如何判断能无欺获得外境的识,从这一角度出发,佛陀与正量完全相同,因为对一切众生获得暂时究竟之利——增上生、决定胜的果位,佛陀毫不欺惑,而且是依靠修行达到究竟的力量而成就无分别的智慧、断除了所有错乱之垢的体性,故而堪为一切正量之王,其余正量只是相似的有境。

(二)自在天等则不具足这个标准 ,理由如下:

1、观察自在天等常无常进行分析:

(1)按因果观待理,将大自在天所创造的一切安立为果法,将大自在天等造物主安立为因法。在名言现象中,果法都是次第性产生的,如人的长幼,不可能有母女同时出生的情况;又如饭要一口一口地吃、话要一字一字地说,自然界中万物的生长、成熟等等,都不可能有同时产生的情况,而常法不可能有诸如此类次第性起作用的差别,所以万物由常有的自在天所生终究不合道理;

(2)常法不会有依靠外缘变异的情况,能生果就恒时生,不能生即恒时不生,如果时而造时而不造,或者观待他缘、外缘对它能帮助,显然就成了无常;(3)假设说自在天是无常法,那么 “自生量”也就不复存在了,因其无有作为量的根据。

2、非为一切之作者:

(1)对方的根据不真实。众外道徒宣称,身体、处所、能作等一切,有时停住、有时运行,说明背后必定有一个操作者,就如车辆有驾驶员在控制着开、停、转弯一样,而这位策划者、操作者就是自在天或上帝等。我们认为:万物的某些变化、形状差异、特定作用等,可以认为由士夫进行操作,而明明不是由士夫所造的山川岛屿等一切全部只是由一切众生的心为前行之因中形成的,因为由一切有情的心行差别才形成了各种各样的处所、身体,如《俱舍论》中说:“形形色色世间界,皆由众生业所生,彼分思业思作业。”如果一切事物都是由恒常、唯一的作者士夫所造,那比喻就与意义相违,因为一切所作都是无常之因造作,而常法次第、同时造作的现象见所未见。再说,如果只是因为存在着停住与运行等现象就说明是士夫所造,那么自在天等也该由士夫所造,因为自在天也是时而停住、时而运行的缘故。假设他不停住,所有果应成恒常存在;如果他不运行,那么所有果应成恒常不存在。同样,倘若他不起作用,则与你宗承许的创造万物相违,如果能起作用,那么他也成了以他者造作等等,所以自在天不是造物主。

(2)有能害:如果承认恒常、一体的自在天造作一切,那么请问他有无“造”和“不造”的阶段?假设有,则恒时在造,倘若不造,则恒时不造,否则将失坏自在天的常一性;如果恒时在造,因无不齐全则果必定现前之故,万物将恒时现前;如果恒时不造,世间即成空无一物,如此则有恒有恒无的过失,与现量不符。如果某事物存在,自在天是它的因,那么在该事物尚未产生以及灭后不复存在的某时,不是它的因也需要是,这样自在天成了既然是因又是非因,因与非因相同,由此错乱名言的取舍,违背世俗中的因果现象。如果自在天造众生,为何人的高矮胖廋等有如此不同呢?因与果有随存随灭的关系,一个无差别的因,产生众多有差别之果是不合理的。如果把毫无关系的非因作为因,则产生该法的因也将无有尽头,就像农民想种水稻,不准备稻种,却想依靠自在天生出水稻。如果毫不相干的自在天成为因,那世间许许多多东西都可以水稻之因了。

四、佛陀是量士夫的真实根据

(一)从因生果的方式进行抉择

1、因圆满:

量士夫的因即是在多生累世中反反复复修习大悲并达到究竟。大悲具有不图回报而希望一切众生平等离苦的特点、无有嗔恨的自性,如果相续中生起真实无伪的大悲菩提心,不但一生当中不会退转,而且生生世世都会自然、无勤地显发其功德。心怀慈悲的菩萨为了灭除一切其他众生的痛苦(意乐圆满),而精进修行消除痛苦的所有方式方法(加行圆满),此乃佛陀是量士夫的依据。《释量论成量品》云:“具悲为除苦,勤修诸方便。”如果对于息灭痛苦的灭谛与息灭之因的道谛一无所知、没有证悟,也就无能为他众宣讲世出世间的因果。

为何渴求摧毁自他痛苦者,唯一对苦因兢兢业业地加以观察分析呢?原因是:苦因不除,苦果不会自动消失;了解到苦因是必须摧毁、可以摧毁的事物后,进而观察其对治法,犹如良医对症下药,在彻底弄清病因后,药方也将决定下来:我执与我所执的坏聚见、依业和烦恼聚合而形成的五蕴之有境耽著或贪执的这颗心就是因,而根除的方法就是现见无我的智慧!这两者所缘与行相是相违的缘故,就像黑暗与光明、火与水一样。《入中论》云:“由证无我金刚杵,摧我见山同坏者,谓依萨迦耶见山,所有如是众高峰。”

2、果圆满:

(1)自利圆满。自利圆满是指从根本上断除痛苦之因而具足三功德的特点。由于痛苦之所依(蕴等或集谛)彻底断除的缘故,即称为善妙或庄严或可赞而逝;从根本上断除我见之一切种子的缘故,而成为苦集的细微过患也不产生的本性,因此是不退而逝;声闻缘觉阿罗汉没有断除身语意的染法,对究竟宣说三乘之道心不明了,而佛陀由于极度修习无我的缘故,我见的细微习气也已予以断除,因此无余断除这样的染法等所断,如同满满当当的瓶子一般,故为无余而逝。

(2)他利圆满。因为自身完全照见一切万法真相并现证解脱,然后宣讲自己所走过的路径、引导众生解脱的缘故。佛陀宣讲的是无有丝毫颠倒的言教,任何智者都无法找到其中的过失:从发心方面而言,歪理邪说完全是由贪嗔等驱使而妄言虚谈,而作为灭尽此等过患、大悲圆满的佛陀不可能有这种意图;从能力方面来说,佛陀的智慧彻底圆满,故不可能错误引导。正如马鸣菩萨所说:“无因不说妄,见义故无欺。”

(二)以果由因生的方式进行抉择

1、谁有救护能力:外道对轮回基本状况有种种的无知、邪知、未解,根本无力完整地诊断轮回之病,也就谈不上正确地分析病因,尽管上供下施、依于五火、持畜生戒等,也非断除轮回之因的正确之法;再加上缺乏对众生的大悲心,他们的苦行就显得更加无意义、更加可怜、可堪悲悯!相反,皈依三宝者,看清轮回的根本问题、问题的起因、无问题的状况、解决问题的践行方法,就必定能脱离一切苦,故依靠宣说四谛决定能彻底救护这一点以事势理完全成立。

2、由具有救护力推知其自利圆满:宣说四谛的救护者,了知真如善妙而逝、照见真实义而具有不被他夺的稳固性不退而逝、深究真如或者无余照见真如或者依其威力而无余照见所有一切,拥有具三种殊胜的智慧成立,已经胜过外道、有学道圣者、无学声缘阿罗汉。

3、由自利圆满推知其是导师:如果要宣说决定能救护他众的正道,则必须具备通达正道的智慧。佛陀如果以往没有实修,这种智慧也不会产生,由此也可以了解因位的导师存在。

4、由导师推知其具足悲心:因为导师观待他利,为他众宣说决定救护之道的缘故,说明是货真价实、不折不扣的示道者,仅仅依此也能证实佛陀完全具有悲心。

五、成立和宣说佛陀是量士夫的必要

(一)正确判断谁能真正解释宇宙人生的真相。所谓正量并非陈那论师、法称论师等佛教因明论师杜撰而来,正量即是无误衡量对境的无欺之识;无有错误,即称为理,无误宣说某因产生某果的作用理、某果观待某因的观待理、某法的名言和胜义法尔理以及能证明的证成理到底是怎样的,任何世间科学家、哲学家、外道都没有如实宣讲众生最应该知道的这些真理,而依于佛经则能成立无误衡量万法实相之正量的真相。

(二)决定真正皈依处。在漫无边际的轮回大海中,我等众生随业和烦恼不自在地流动转换,依靠谁的帮助、采取何种措施才有机会摆脱接踵而至的惊涛骇浪呢?如果有这么一个人,自己已解脱一切怖畏,又善巧一切从怖畏中救度他众之方便,且对一切众生无任何亲疏偏执,普遍利益一切有恩无恩众生,即应选择此人作为投靠对象。在一切有情中,唯佛陀具有如是四种德相,并非其余的自在天、遍入天等所能具足,故佛即是所应皈依之处;由佛圆满成就,其所说正法及学法佛弟子,皆可皈依,即可依止法、僧作为所修与助伴。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